Feb 20

[转]关于中科红旗的一些事实真相 阴

作者简介:cjacker,Magic Linux创始人,曾担任红旗Linux桌面版负责人,目前已离开红旗。此文是本站文章《功与罪:写在中科红旗大厦将倾之际》的续集。
1,文中的“你”指的是所有能读到此文并对红旗抱有偏见的人。
2,编辑过了,里面除公众人物外不出现人名。

1,不遵守GPL
4.0之前的版本我记得是有源代码下载的,好象是在红旗官方网站的一个页面里面,不太好找。
但源代码的发布貌似晚于1个release。也就是发新版的时候提供上一个版本的源代码。

之所以之前不发布源代码的原因也比较简单:
1),工程管理的质量跟不上去,做系统很简单,做操作系统产品就没那么简单了,工程管理的质量上不去,直接导致了种种混乱。
2),藏私,那时候的红旗总觉得自己作了点自己的东西就了不起,有特色,不希望别人能尽快拿到源代码。这个你也不用指责红旗,CentOS早就说了,它用红帽的软件包编出来的东西性能上就是跟红帽有差异,具体为什么,你要去问红帽。

源代码的同步发布和工程管理,确实是在我去了红旗之后不断的有所好转(倒不是我做了多少事情,而是我本来是从社区进入红旗的,很多思路是社区的思路,至少 我在红旗做源代码全面开放,同步发布以及后期的社区版本没遇到任何阻力)。Asianux成立之后,miracle那边的几个开发人员又进行了较大的提 升。Asianux有个日本雇员是Fat文件系统驱动的维护者,这个大概很多人不知道。

2,打着国家旗号骗经费
红旗从成立到2008年核高基之前历年拿到的政府课题总额我记得是2000多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注意这是从红旗成立(1999)到2008年核高基之前的全部国家补助资金,核高基之后再无其他政府课题。

红旗参与或者曾经负责的课题项目或许不少,但是,大家要搞清楚一个基本问题,课题并不是红旗一家单位的,往往一个课题有数家参与单位,课题补助资金也是由数家参与单位共同分配的。

如果你以为课题好骗或者一本万利,那就又错了,红旗貌似没干过改改freebsd就能拿8000万的课题,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红旗。

我举一个例子:

维哈柯课题,课题经费200万,执行期2年。红旗,新疆某大学,新疆某企业的分配比例是3:4:3,是的,你没看错,新疆某大学拿到的科研经费是80万, 红旗作为牵头单位拿了60万,因为红旗的部分决策者及我认为该课题的主体工作应该由新疆某大学完成,应该分配给他们更多的课题经费。

60万,看起来也不少了,有人会说我做个LFS大概只需要几个星期,好吧,那你还是太慢了,实际上我做个完整的系统大概只需要几天时间,从零开始完成龙芯、众志第一个版本的迁移用了3个星期,但完成一个版本的产品化大概要半年的时间。这60万包含了每年数次的新疆往返、下州县调研、汇报等等,我去过新疆 最穷的州县和农村,参观过他们的卫星教育系统,戈壁滩上开车两个小时遇不到一个人,你算算差旅费用要多少?当然,这也没什么苦的,其实我是当旅游的心态去 的,至少去过了之前没法想象自己会去的地方。组织各种检查汇报会,邀请专家,你算算会议费要多少?要培训一些学生和参与的工作人员完成几十万词条的翻译和 格式处理,你算算就算只投入1个员工1年的成本是多少?提交第三方评测机构评测,你算算测试费是多少?通过第三方财务审核机构审核,完成学校该配套的配套 资金(因为学校财务制度不同),你算算我的审核费用要多少?组织印刷、出版几千张光盘,400页的民族语言使用手册,几千个包装,并运送到新疆,你算算我 的生产成本和运输成本是多少?

另外,这个课题的执行期是2年,年薪10万养一个研发不过分吧?附加各种保险公积金、公共成本,系数是1.42以上,也就是1个10万年薪的研发,每年的成本至少是14万,那么这个课题假设只投入2个研发做2年你还会觉得过分吗?

好吧,你可能会说按我的算法这课题算下来基本是亏的,我不愿意干可以给你干。首先,有些课题确实是亏的,因为课题要有企业配套资金,一般情况是1:1, 也就是我自己掏钱养研发,其次,1,你干不了,因为操作系统研发的产品化流程和工程管理的复杂度是你根本无法想象的,2,红旗必须得干,一来红旗身上有那 个所谓“国家队”的烙印,二来,红旗为了拓展产品的覆盖领域。

课题有没有钱赚,有的,不同的课题口子和管理制度中都会留出很少一部分的管理费用于企业灵活支配,大概百分之几的水平,也就是100万有个几万块、最多10几万块,这个算正常吧?

说实话,能覆盖维哈柯语言支持,对于一个发行版来说,倒贴钱似乎也值得干吧?

问题又来了,你可能会问我为什么不提交呢?如果你没给上游开源项目提交过代码,那就请你闭嘴:
1,要尊重其他单位的知识产权,字体,翻译的劳动成果等,拥有人才有权处置,这不违反规则。如果他们未来有商业化计划,我不能随便拿过来就开放了。

2,涉及到glibc locale支持,输入法,界面,字体,甚至对图形库的特殊修改(编码位置的冲突,qt3 scriptengine的修改等),你有本事你提交一下我看看?你大概不知道有些项目提交代码要发邮件(没错,是真实的邮件,要你本人签名声明的那种) 到美国吧?

3,模仿Windows就是罪
好吧,windows把关闭,最大化,最小化按钮放到了右边,苹果放到了左边,那我们应该放到哪?放到上面的中间还是放到左下角还是右下角?
我知道你想有点不一样,这样才能显出特色和实力嘛?好吧,GNOME 3确实不一样,很长一段时间SB了,Unity也不一样,SB到现在。

用户的使用习惯和已有的传统软件资产是一个软件开发者需要去尊重和保护的,而不是强迫用户去改变和随意践踏的。

4,没本事就该倒闭
有没有本事和该不该倒闭是没有直接关系的,Sun有本事没有?Sun发明了改变IT领域的语言和一系列的应用开发规范及框架,结果它一分钱没赚到,最后倒闭被收购。

当然,红旗没办法跟Sun比,甚至没办法跟红帽,SuSe比,但比起某些厂商来,红旗的本事跟他们大概还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红旗的kdelibs/kdebase在老Everest的源代码里面还能看到,每个上面大概有150-200个patch,有些提交了,有些没有,至少 Seigo发过一个blog,在我让他看了很多东西之后他说他感到Shame,因为他之前不知道中国还有一些开发者在做这些事情。Seigo就是你们今天 用的KDE4 plasma的发起人和主要开发者。你们不是迷信老外吗?那就自己去找找。

红旗早期做过1个输入法框架叫rfime,最早CJK输入法标准会议(多次,中日韩各地)也曾经作为提案之一提交过,sunpinyin的作者是红旗的老员工,好像参与过这个项目。CJK输入法标准会议的参与者有SCIM作者苏哲,XIM/IIIMF作者hedeki(已去世),imbus的思路和设想就是在 这个会议上确定的,ibus作者后来也参与了这个会议,scim作者加入google后几乎淡出开源领域,再加上使用C++导致的兼容性问题(后来有了 scim-bridge)以及框架设计的不足等,才有了ibus。当然,我是去打酱油的,首先rfime代码庞大,年久失修,我handle不了,也没什 么兴趣,因为scim已经足够好了。其次我觉得rfime有路线性错误,因为它居然要全面复制Windows IME api,还真的这么干了,而且还弄了两个商业输入法的实现,一个是朱守涛老先生的智能ABC,一个是考拉的清华紫光。用过红旗早期版本的人大概还会记得这 两个输入法。

我的老领导,名字不提了,是炎黄中文平台的作者。我不知道是不是unix下的第一个开源通用中文平台,至少当年很多用bbs+linux/unix的人大概用过这个中文shell.

如果你用freebsd,那么当你在挂载fat,光盘时,如果你能看到中文,那你也得感谢红旗的开发者,因为freebsd这两个文件系统的中文支持最早是红旗的开发者做的(嗯,就是我),我不知道freebsd现在的内核架构变了多少,也不确定还是不是原来的实现。

红旗的人都干过什么,大致来说,改过内核,改过驱动,改过glibc,改过wine,搞过中文支持、输入法和编码方案,改过各式各样的桌面环境和应用,这 些东西有些提交了,有些代码早就抛弃和死掉了。我记得还搞过一个kopete qq插件,没被接受,不过没关系,我的研发团队现在在做一个KDE4 kopete webqq的插件,快发布了。wine-1.7.9前几天发布,我还是拿了一个原来红旗做的输入法光标跟随的patch打了上去,恩,那是ctime和我 做的。

有人一定会跟我纠缠软件包格式,管理器,系统安装程序等等,好吧,红旗版本用rpm,你是否觉得发明一种包管理器很困难?或者红旗没有能力做一个?那我可 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做一个包管理器不难,rpm无非是一个带meta信息的cpio,你也可以随便用zip,jar加个metainfo就好了。当 然,rpm还有一堆显式及隐式的依赖关系探测,判定,打包时二进制依赖走elfutils,其他依赖走脚本。
既然这么简单,就算红旗做不了,suse为什么不做?ubuntu为什么还要用debian的deb?如果你认为应该及必须有自己的包管理器和包格式,那 么,大概你是无法理解“兼容”这个词的含义的。一个发行版即使不提供包管理器都可以,国内有些厂商的发行版本不就是依赖关系断裂,不能升级的吗?但是,有 没有能力影响那么多的商业软件厂商支持是个大问题,格式互转是个大问题。

至于安装程序,这么说吧,安装的过程是介质引导,分区,格式化,安装,写引导器的过程,这里面所设计到所有的组件包括:
syslinux/grub/grub2, parted, XXfs-utils,这些组件没有一个是红帽、suse,ubuntu,debian开发的,也就是开源的项目大家都在用,你说要个安装程序,那就给你 个安装程序,红旗从qomo开始自己写了qt4版本的安装程序,后来据说还用nodejs写了一个,反正我听说了之后是把一票人骂了个半死,因为我不知道 安装程序用nodejs做是在玩花活还是在解决技术问题。

红旗龙芯版本是有安装程序的,红旗众志版本也是有安装程序的,其他厂商呢?大概都告诉你怎么往硬盘里直接dd镜像吧?

什么叫产品化,这就是最起码的产品化,从能力和工程来说,红旗落国内其他厂商不算远,但他们到现在也没追上,直到今天红旗要倒闭了,其他厂商的现在什么水平你们自己知道。

忘了提件事,腾讯那个半残的linux qq或许还有人记得,如果我没记错,那个东西的诞生多少跟intel推动,红旗当年做mid有点关系。另外还有国内其他一些商业软件厂商的linux支持,也跟此事多少有些关系。

红旗的人都去了哪儿?好吧,IBM AIX中国开发团队有红旗的几个人,Oracle OVM技术咨询专家有红旗的人,Sun有一大票红旗的开发者,Intel也有红旗的人,中标也去了不少,开发者好像没有。貌似还有一个去微软的..... 这些是靠混和骗能混出来的吗?

如果你问我,既然这么nb为啥还有出走的,嗯,我也离开了,具体原因我只能讲四个字“个人原因”,你没见过红旗出走的人在网上报过红旗的任何料吧?

5,红旗靠什么活着
前面我给你算过了课题经费大概有多少钱,红旗仅靠这点经费活着那这十几年红旗的员工就得去喝西北风了,你们有兴趣就去看看美国2013年新剧《罪恶黑名单》第3集,那上面有预装了红旗Linux的某品牌的笔记本出现,镜头很多。

红旗靠的是纯民口的市场销售行为活着,大企业,服务,定制开发,OEM等等等。具体名单等我不便列举。


6,红旗何功之有
千秋功罪,任人评说,我已离开多年,也已经习惯了保持沉默。

最近看到了太多的落井下石,我觉得还是要出来说几句。

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我也一样会有理有据有节的批驳你不负责任的结论,即使我已离开红旗多年。

如果你非要想象和联想,那就当我是红旗免费的五毛吧。
yanqian Email Homepage
2014/02/22 18:03
之前看的时候没有注意,特定仔细看了下第三集,原来是在地下破解信息的时候,女主角将那个USB小东西插入另一台笔记本时,那个笔记本上运行的是红旗Linux,看样子可能是很老的红旗4.0的系统。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注册]